卡司PK1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卡司PK1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3 15:55:5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所以从零基础到可以自己独立飞行翼装,一共可以控制在十五万人民币之内,虽然这个价格看上去不算便宜,但这是很多人一年,甚至几年在这项运动上投入的花费,比网上那些传的很离谱的费用低多了。”Will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至于跳出预计场地也是时常发生的事情,因为高空跳伞大部分会在空旷的地方,所以只要开伞了,出事的概率很低。”Will继续说道,自己从来没有发生过撞击,但是经历过,“有一次多人翼装飞行的时候曾发生过撞击,当时那个人还被撞晕了,但他的备伞有自动开伞装置,到达规定高度就自己开伞了,虽然撞击也受了伤,但还是捡回了一条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周末,Will又重新开始他心爱的运动了,“受疫情影响,我已经有两个多月没飞翼装了。但我有1300次左右的翼装经验,并且即使在没有飞翼装的时候,我整个脑海里也都是飞行时的画面,所以这次重新开始并没有给我久别重逢的感觉,我觉得它一直都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尽管深陷疫情,但美国最近在台湾问题上却不断挑起事端,不仅支持台湾作为观察员参加世卫大会,美军军舰军机还多次穿越台湾海峡及其附近地区。美国加紧打“台湾牌”,有人担心,这会否引起中美在台海突然陷入更激烈的摩擦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节约费用,经常裹睡袋睡跳伞基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痴迷?疯狂?Will不知道用哪个词形容自己对翼装飞行的喜爱更为合适,“我是发自内心去喜爱这项运动,也想去从事跟这项运动有关的职业,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可以不断挑战自己的运动,它也给了我继续学习和尝试新鲜事物的勇气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于儿子玩这么“危险”的运动,Will的父母当时也是极力反对的,“我跟他们讲解了很多关于跳伞和翼装的正确知识之后,他们并没有那么反对了,只是反复提醒我一定要注意安全。最近天门山的事情他们也关注到了,就一直把他们看到的各种新闻发给我看,我也明白他们的意思,就是让我多注意安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此,红星新闻记者采访了在美国当翼装教练的Will(绰号)。上周末,两个多月没有跳伞的他又重新开始翱翔天空了,“我虽然不是安安的教练,但我们的圈子很小,得知她出了事我感到非常惋惜,我们失去了一个志同道合的伞军朋友。现在每次飞行之前我也在提醒自己,要做更仔细的检查和准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ill介绍道,低空翼装的话离地面很近,开伞的高度也低了很多,“一般低空翼装会在峡谷飞一些线路,这样的话还要考虑更复杂的气流和地势,基本是不允许你犯错的,要非常有经验之后才能进行低空翼装的飞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本届政府上台后,国会与总统涉华政策以往那种相对制衡基本消失,两者不仅协调出台了一轮轮对华冲突法案和政策,而且呈现出某种相互竞争看谁对华更强硬的现象。国会通过的一系列涉台法案,总统往往迅速予以签署,构成府会合作对华整体强硬的决策特点。这种互动关系存在内生惯性,确立后将很难改变,就此而言,美国在涉台议题上对华冲突政策将更为密集。